英超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二五章 胆大

2019-10-12 20:5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一千八百二五章 胆大

只不过晚餐之类的牟晨菲全程都有按捺不住?偷偷笑容,娜塔莎很有些摸不着头脑。

酒店高级与否的区别就是宽不宽松,这家以会议接待为主的四星级酒店也就那么一般般,巴克娴熟的帮女儿洗了澡抱上床给娜塔莎:“我去把那大小姐哄睡着了再过来,免得待会儿打搅我们。”

娜塔莎奉送他一个中指,结果被喀秋莎批评了,说幼儿园的阿姨特别反感这种粗俗的动作,呜格兰姑娘就略微好奇的打听华国这边有什么不同。

巴克抽身悄悄溜出来,先去对面李旭东的房间兜一圈,然后隔壁房间就是牟晨菲的,有房卡也敲门,牟晨菲娇滴滴的在里面问:“谁啊?”

巴克稍微装腔作势:“送夜宵的!”

牟晨菲的警惕心还是有,在门眼上看了才笑嘻嘻的打开门,惊讶巴克手里真的提着个食篮盒,连忙探头出去看左右楼道,确认没有其他人就咯咯笑着拉巴克进去。

果然,这间客房就是当初巴克到这边来参加设计师大奖赛住的那间普通商务间,两个人那也是第一次同室共眠,在牟晨菲看来当然是很具有纪念意义了,真难为巴克还别有心思的挑选这里。

所以她也按照那时的打扮换上了睡衣,亟不可待的牵着巴克的手去那明亮的洗手台边,拉着他一起看偌大个防雾镜子里面的两口子,还嫌巴克的衣服不般配,巴克这会儿不完全顺着她,随便糊弄的拍两张照片,拎自己的食篮盒埋怨:“好不容易才找齐了这几样菜,那路边摊都不见了。”

牟晨菲眼睛亮亮的打开来看,果然也是当初两人第一回牵手到路边小巷里面去吃的那几个风味小菜,照例是先拍照,不过巴克也是不讲究,油腻腻还带着缺口的盘子牟晨菲是不会自己去拿出来的,还得他自己动手,满脸明媚笑意的太太就负责拉几张纸巾铺在小桌子上垫着,上次巴克就在这里用笔记本电脑做设计图,现在简单的端上肠粉、炒牡蛎之类,牟晨菲伸长了纤细的脖子看篮子里还有要求:“是要喝一杯庆祝一下么?”

巴克把筷子摆好:“不庆祝,我很少庆祝生日或者什么纪念日,但这些我都记得,对我来说,以后每天都是这样能陪着你的日子,我保证。”

牟晨菲理解的就绝对是另一个方向:“嗯,也对,有位老先生给我说过,停止前进的人才会总喜欢怀念过去。”说着就乖巧的拨拨发梢,在巴克的对面坐下来,就算是睡衣,还是看得出来画了很认真精致的妆,这点她跟娜塔莎有很共同的态度。

所以巴克笑着稍微正经点坐在桌边,拿手指把筷子也拨正点:“我这可不是怀念过去,而是要好好的给一位蕙质兰心的美丽姑娘说谢谢,如果不是她的坚持,我们不会走到今天,也许还会错过很多风景……”

哦,这种把戏对吴梦溪或者周晓莉肯定会笑场,但是对牟晨菲的杀伤力就很大,姑娘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双手小心的捂住了嘴,估计这时候她还是会下意识的注意别花了妆,然后尽量睁大那已经水盈盈的眼睛看着巴克,似乎要透过泪水看得更清楚一些。

巴克是想煽煽情让老婆高兴,但没想这么狠,连忙挟了点肠粉:“我只是随口说说,在东欧的时候呢,就觉得人家这点好,就算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太了,依然保持浪漫,成天都能说情话,我希望能以后说到老,一直都让你开心。”这时候他还是彻底不提其他人了。

牟晨菲那美丽的小脑瓜里估计也没其他人,掬着泪花认真的点头:“对

!我一直都开心。”

巴克本来还预备了小首饰的,这会儿也藏在兜里不敢拿出来了,内心其实对自己过于娴熟的浪漫技巧有点惭愧,觉得没老婆百分百的真诚。

既然照着那时候的菜单,还是有瓶啤酒,本来牟晨菲只喝香槟或者红酒这样有气质的品类,现在也不讲究了,一脸红晕的笑眯眯看着丈夫给自己倒点还说谢谢,然后还是很没上进心的回忆当初自己的心情:“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失败,也没有想过和你分开,真的,我重新在江边那个咖啡馆远远的看见你在给他们讲课,我的心情就好高兴,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要跟你在一起,我一定会过得很开心!”

巴克当然好话如潮的埋怨:“本来我给他们开会讲得好好的,结果你一来,他们全部都看你,我讲什么都没人注意,只好草草收场了。”

牟晨菲骄傲:“就是!你还躲着我……”一边说就一边拿筷子想比划,可她的教养让她即便在这样的神采飞扬之下也做不出不礼貌的动作,只好换只手捏了小拳头对巴克扬扬:“最终你还是爱上我了!对不对?”

巴克一点都不抵抗,使劲点头的倒上啤酒再碰一下。

牟晨菲就是小小的抿点,但眸子里显然已经醉了,陶醉的看着外面其实也没多璀璨的万家灯火,轻轻的在酒店那种很普通的裘皮绒化妆凳上前后摇,一点不像个结婚一两年的太太,依旧是那个充满纯真的少女:“我很喜欢这样,小时候就无数次想过,我要过什么样的生活,爸爸特别防备周围人来接近我,所有的老师都会看着我身边每个男同学,不让他们有半点接近我的机会,妈妈总是担心我沾染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连我身边的每一个女生也很注意,所以我记得一直到中学毕业,我好像就只有一个女同学算是伙伴……”

巴克端着啤酒杯听得认真:“这点我比你幸福,整个铁路工人村上百号孩子,我们成天疯玩没人管。”

牟晨菲却不羡慕丈夫的自由:“我其实明白,这就是我这样家庭必然的结果,那个小伙伴跟我很要好,我也一直很小心的不说我家的情况,但是随着慢慢长大,穿衣服、吃东西,偶尔一起出去玩玩,而且那个时候妈妈就教我开始化妆做保养了,她就察觉出来不一样了。”

巴克是真的感兴趣了:“然后呢?”

牟晨菲像个夜空下坐在谷堆上讲故事的孩子:“妈妈调查过她家,据说就是很普通的家庭……”想了想还是拿丈夫做比较:“我去过她家,比工人村你们家还是要好一点。”

巴克不沮丧:“别拿我家比,我们那基本就是贫民窟,估计可能和小颖家差不多。”

牟晨菲不受影响的踢踢脚尖:“因为爸爸不许去差的地方,说是不卫生,所以我们一般坐坐咖啡厅做作业,几百块都是我给,次数多了,她就不好意思去,而且放假了,妈妈要我一起去东京、巴黎,我都去了多少回了,我想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去,可她不愿花我的钱去,国内差的地方爸爸又不许去……”

巴克居然听得悠然神往:“是一好姑娘啊,什么时候介绍我认识下?”

以牟晨菲的天真烂漫都忍不住作势要踢丈夫:“你!别打岔……”

巴克才嘿嘿笑着把酒杯里的一口干了自己倒酒示意继续,牟晨菲今天真是难得偶然踏上了真情流露的步点:“结果来来去去好多回,加上爸爸的生意越来越大,把我们学校也全赞助了,学校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家的情况,天天跟我在一起的她就一直被人指指点点,说她就是为了好处才跟我在一起,可我知道不是这样啊,但我也不会跟人吵,只会跟她说没关系……”

巴克眉毛动了两下,没说话,果然牟晨菲拿自己丈夫作对比:“她……就越来越难受,给我说压力非常大,不敢再跟我一起坐,一起走路,一起做功课,最后她就慢慢的再也不跟我说话……我唯一一个朋友就这样没有了,但是你绝对不会,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她那样难受,无论别人怎么说你,我还偷偷看了上的评论,还有结婚时候那些各家的人都在说你这样那样,你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巴克做个得意的表情:“我色胆包天!”

牟晨菲终于踢了巴克一脚:“才不是!你那是内心强大!”

保山治疗阴道炎费用
吉首妇科医院
苏州治疗早泄费用
保山治疗阴道炎医院
吉首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